设明仕亚洲客户端为明仕亚洲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注我们

明仕亚洲网页版 > 社会时事 >

  • 中控集团创始人被查后失控 中控集团今后发展如何
  • 原标题:中控集团创始人被查后失控 院士联名打紧急报告

    中控失控

    中控集团创始人被查后失控 院士联名打紧急报告

     

      褚健案尚无定论,重压之下的中控集团,却几近失控。

      当中控集团统计出2014年高达20%的离职率时,国务院参事、科技部原秘书长石定环忧虑道:中国控制系统领域的自主产业正面临着“全军覆没”的危险。

      2013年10月,准备参加中国工程院正式候选人答辩的中控集团创始人、浙江大学副校长褚健因涉嫌贪污、挪用公款、行贿等行为被拘。创立于1993年并一路猛进的中控集团随之陷入困境。

      去年4月,中国工程院信息与电子工程学部院士苏君红、周立伟,中国工程院兼国际宇航科学通讯院院士、中国制导系统工程技术专家钟山等,联名致信国家安全委员会,递交了一份“紧急报告”。

      报告认为,中控集团“国内最为领先”的自动化控制技术及信息安全技术研发若受影响而延缓,“后果不可想象”。

      “但现在不知道怎么往前走,只有暂时停下来。”中控集团工会主席章全告诉《财经国家周刊》记者:“没有了主心骨,就没有了好办法。”

      2014年8月,浙江省人民检察院移交褚健案至湖州市检察院审查起诉;之后分别于9月30日及12月16日两次退回补充侦查。春节前夕,检方对褚健提起公诉。

    龙禧担保案

      深冬杭州。钱塘江畔的中控科技园与浙江大学之江校区隔江相望,即便周末,也能看到踌躇满志的年轻人进出往来。

      这家制订出中国自动化领域第一个国际标准,被誉为“中国霍尼韦尔”的明星企业,如今举步维艰。

      2014年12月26日,中控集团向褚健代理人递交“关于解决中控集团资金困难的请示”道:“中控集团在龙禧担保案发生后,资金短缺问题尤为突出”,明确提出春节前还需要筹集4500万元左右资金以维持正常运营。

      2014年5月8日,浙江省人民检察院因褚健案“扣押”中控资金共10015万元。此外,因卷入“龙禧担保案”,中控集团的银行授信无法获批,无疑雪上加霜。

      中控集团今年1月5日向浙江省人民检察院提交的资产核查申请显示,“龙禧担保案”导致的合计缺口资金,已高达3亿元以上。

      《财经国家周刊》记者多方了解到,“龙禧担保案”源于浙江龙禧投资集团(下称“龙禧”)于2010年11月中标的绍兴市绍兴县汇金广场项目。项目中标后,以房地产开发及酒店经营为主业的龙禧希望中控集团与本地另一家企业为此担保3.8亿元。

      据当时主要负责起草担保报告的中控集团副总裁赵忠平回忆,因担保数额巨大且中控集团对龙禧并不知底,起初褚健并未同意龙禧的担保请求,直到“后来孙优贤老师出面做工作后,许永杰(龙禧集团董事长)多次找了褚老师(褚健)和金老师(金建祥,中控集团总裁),才同意为龙禧集团担保”。

      赵忠平提及的孙优贤,是中国工程院院士,也是我国高校首批国家级工程中心之一——浙江大学工业自动化国家工程研究中心主任,此中心副主任便是褚健。

      另一名中控高层则告诉《财经国家周刊》记者,龙禧请求中控集团的两次担保,均以书面报告形式送至褚健,而非面议,报告中“龙禧真实的资金、经营情况并不属实”。对此,记者试图采访金建祥核实未果。

      2011年,龙禧集团资金短缺,无法支付转让标的公司的2.28亿元尾款。绍兴县政府决定设立国资平台公司出面解决,但仍须中控集团提供担保。

      “对于一家资金短缺、问题严重的公司,不管是谁,若了解实情,都肯定不会再为其担保。”中控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控技术”)副总裁贾勋慧告诉《财经国家周刊》记者:“因担保数额巨大,一旦出现问题,中控集团将不堪重负”。

      次年12月,未兑现归还借款及利息要求的龙禧再次要求中控集团续保,被明确拒绝。

      2014年7月,龙禧资金链断裂,绍兴市中级人民法院冻结了龙禧及中控集团的银行账户并查封、扣押相应价值的财产。

    财务困境

      章全的另一身份,是中控集团旗下、以“智慧城市”为核心业务的中控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下称“中控信息”)副总裁。

      中控信息在其所涉足的轨道交通、智能交通、水务、建筑、医疗、公用工程等行业的系统集成项目在国内处于优势地位,承接项目多为大型工程甚至全覆盖一座中小型城市。

      对银行授信额度要求较高的中控信息,在中控集团的资金困境中表现得尤为明显。“至少要把公司撑下去。”章全说,但在融资过程中,却发现路已被堵死。

      早在2013年11月12日,浙江省人民检察院便发函至中控集团,要求“暂停办理股权转让、股权质押、变更工商等级等相关手续”,以“保证(褚健案)侦查工作顺利进行”。

      这让中控压力骤增。无法依托商业银行支持,意味着面对资金短缺时,“向外部借款成为唯一选择”。

      无奈之下,中控信息于2014年2月25日、10月23日、10月31日、12月10日、12月12日分别就增资扩股事宜进行讨论和决议。

      在10月23日的增资扩股讨论中,中控信息召集各部门负责人共96人,通报公司经营状况。记录显示:“褚健案”前,中控信息年合同额达15亿元,其2013年在各大银行的授信总额达8.5亿元。

      但“龙禧担保案”后,银行授信集中到期,无法融资、无法开具保函的中控信息业务急剧萎缩:2014年第三季度合同额相比第二季度环比下降24%,利润下降22%,且“情况还在继续恶化”,“处理不慎可能会将公司带入破产倒闭的境地”。

      在2014年2月25日的董事会会议决议中,中控信息计划以不低于每股4元的价格“向外部某特定法人股东增发20% 25%的公司股份”。

      12月1日,中控信息召开股东会,同意新进股东将持1200万股公司股权。

      至12月12日,中控信息致信褚健代理人,告知以定向招标形式,根据6家企业的投资意向及估价条件,确定公开募资投资者。

      但褚健代理人却否决了通过定向招标公开募资的形式。

      不仅如此,褚健刑事辩护律师钟炜更向中控信息发送了紧急律师函,以前述浙江省人民检察院的函文为据,警告中控信息此举“违反检查机关禁令”,增资行为“涉嫌违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