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明仕亚洲客户端为明仕亚洲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注我们

明仕亚洲网页版 > 军事新闻 >

  • 亲民主席宋楚瑜为什么被国民党开除 揭秘其中的阴谋
  • 原标题:宋楚瑜为什么被国民党开除?这其中有什么阴谋?




    湾省自1885年建省以来唯一的一届民选省长(1994年至1998年);后脱离中国国民党,创立亲民党并担任党主席(2000年至今)。
     
     

     宋楚瑜曾三次参选台湾地区正副领导人(2000年、2004年和2012年)。
     
      2014年5月7日上午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人民大会堂会见亲民党主席宋楚瑜一行:强调两岸关系和平发展是两岸同胞顺应历史潮流作出的共同选择。从“两岸一家亲”的理念出发,将心比心,以诚相待,就没有什么心结不能化解,没有什么困难不能克服。
     
      2014年12月8日,台北市长当选人柯文哲上午拜会亲民党主席宋楚瑜后宣布,邀宋楚瑜担任台北市政府首席顾问,宋楚瑜也表达同意。
     
      2015年8月6日,宋楚瑜正式参选2016年台湾地区领导人。
     
      公元1999年11月16日,中国国民党考纪委员会议决议:开除宋楚瑜的党籍。国民党为什么要开除宋楚瑜这个党国要员的党籍呢?这还得从头说起。
     
      宋楚瑜其人

     
      如果将政治比喻成一场赌局,那么宋楚瑜则是少数不知道“输”是什么滋味的政治人物。宋楚瑜能创造难得一见的政治奇迹,显见他有异于常人的地方。民国三十一年生在大陆,七岁才随父母亲来到台湾。他是那种一站出来,就“很外省的”政治人物。宋楚瑜非但是外省人,还是人称有“骡子脾气”的湖南人。在台湾政坛所谓的“湖南帮”为数不在少数,但宋楚瑜可以算是“湖南人中的湖南人”。
     
      宋楚瑜在竞选省长的时候,曾经不讳言说,毛泽东也是他们湖南湘潭人,但毛泽东这个湖南人,和他这个湖南人是大不一样;宋楚瑜这一生,相当自傲身为宋达之子。宋达的一生影响宋楚瑜至深、至广。宋楚瑜个性木讷、寡言,平常很少向人谈及私事,但在宋楚瑜的口中,却可以时常听他谈到,“我父亲如何、如何”。宋楚瑜的父亲在14岁,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就只身由湖南的乡下到青岛投效海军,并由一个三等兵做起,奋斗一生。宋达传给宋楚瑜几项宝贝:第一是他的严谨;第二是他的好记忆力;第三是他要求完美、事事第一的好榜样;再者则是湖南人的忠贞性格。这也是造就宋楚瑜在政坛独特的风格。
     
      宋楚瑜父亲的严谨、清廉操持,令他印象深刻,因此当外界向他乱扣帽子,他就会暴跳如雷,他认为他们宋家是一路苦过来的,他的成长过程中也从来没有特权,读初中他念的是成渊中学,他父亲没有送他去念再兴;考大学他也考过两次,他自认,他和父亲都是靠着努力一步步爬上来的。
     
      如果与其他可能的中生代接班人相比,他既不像连战和吴伯雄,有先祖遗留下的庞大财富,也不似陈履安备受陈诚父荫,他反倒像许水德和许信良一样,是穷人的子弟。因为父亲是军人的关系,再加上他们家有六个兄弟姐妹,所以宋楚瑜儿时的生活,是十分清苦的。他穿的衣服、裤子都是由爸爸的军衣裤改的,连袜子也是把黄色的军袜染一染,再拿来穿的,有时候洗多了,颜色褪掉了,还是一染再染,再继续穿。
      宋楚瑜小的时候,父亲身体不好,他的母亲往往会煮煮麦片、打个蛋,为父亲补补身体,但他的父亲总会留几口,给六个兄弟姐妹中最乖,或是考试成绩最好的一个吃。直到目前为止,宋楚瑜都忘不了当时那一口口麦片的甜美滋味。
     
      除了穷之外,在士林眷村长大的宋楚瑜,童年生活与一般的乡下小孩没有两样,他除了也会蹲在地上打纸牌、玩弹珠,同时也挖过番薯,并与一群孩子列队在水田里挖“荸荠”。宋楚瑜小时还迷恋漫画书和历史故事,诸葛四郎、张良、关公,都是他心目中响当当的人物,直到现在为止,士林一家漫画书店的老板“老赵”,都还对他念念不忘,即使当了新闻局长,宋楚瑜每个礼拜天,还常穿件夹克,和太太陈万水在漫画书店流连忘返。从政的宋楚瑜,性格中不乏纯真的一面。
     
      宋楚瑜在政大以第一名的成绩毕业,在同辈中开始崭露头角。毕业后即立刻出国深造。在美国读书的那段日子,连刚认识他、后来做了他太太的陈万水,都觉得当时的宋楚瑜好可怜,他不仅住在朋友家,还打零工赚钱。陈万水说,宋楚瑜这一生最痛恨的就是洗盘子,每一次同学聚会,跟他住的朋友切葱用一个盘子,装别的又用一个盘子,令负责洗盘子的他痛苦极了,所以这一生,宋楚瑜最感念的,恐怕就是她替他介绍一个不用盘子、而在图书馆打工的机会。
     
      陈万水觉得,她这一生没有嫁错人,唯一遗憾的是,宋楚瑜最后从了政,令她有过一番挣扎。当夫妇共同在国外打拼苦了八年,有一点小小的成就,而她也有了稳定的工作,宋楚瑜却执意要回国从政。宋楚瑜认为“政治是管理众人之事”,所以他在拿到柏克莱校区政治硕士、美国天主教大学图书管理学硕士,以及乔治城大学政治哲学博士的半年前,就由时任新闻局长的钱复力荐给经国先生担任英文秘书。
     
      宋楚瑜在美国打工赚钱,到临回国前,已小有成绩,他那时已可拿到4000元美金,回国后到行政院上班,虽然上下班坐的是公共汽车,但他已有能力买皮沙发了。宋楚瑜两夫妇刚回国的时候,心里还是蹦蹦跳,因为当时对未来没有把握,不知道选择从政是否正确;另外,即使宋楚瑜到了政府机关工作,生活还是相当苦,那时候,宋楚瑜在行政院天天吃白带鱼和山东大白菜,当时的宋楚瑜就是个“工作狂”,有时候忙了一天回家,连太太跟他说话、问他要吃什么,他也听不进去,这让宋太太第一次觉得,宋楚瑜不再是她一个人的。;
     
      从某些角度来看,宋楚瑜很像“蒋经国第二”。宋楚瑜在个性上,虽受父亲影响很大,但在政治性格上,则有蒋经国的影子。虽然在表面上很多人都知道,宋楚瑜学成的前半年,是透过钱复的力荐,才能接近层峰;但是另外一个说法却是,蒋经国刻意栽培这个宋达将军之后,所以还没等他读完书,就把他召回国放在身边。
     
      宋楚瑜跟在蒋经国的边,与他建立起外人难以想见的亲密情谊。因为宋楚瑜与蒋经国的关系不一般,所以在蒋经国当权的时候,宋楚瑜非但一下子从政坛上冒了出来,并且在极短的时间内,迅速窜升为一颗火红的太阳。他由于以新闻局长局长身份处理中美断交事件得宜,因此不到两个月就除去“代”字,正式成为新闻局长,当时他年仅36岁,是最年轻的新闻局长。之后他又一路当上文工会主任、国民党的秘书长。
     
      人说,“伴君如伴虎”。宋楚瑜政治手腕高明,深处大内,却相当讨蒋经国的欢心与信赖;他也知道把握机会求表现,所以在新闻局长任内,他在民众心目中留下不可磨灭印象。在蒋经国主政的威权时代,宋楚瑜是唯一一个在中美断交的时候,敢于在半夜直奔官邸,摇醒70岁的蒋经国的年轻人;他也是蒋经国晚年病重的时候,可以随时进出官邸,将公文或口信带进、带出的人;他曾在那个时候,扮演起内侍兼外官的角色,在蒋经国无法起身的时候,夜里穿起与蒋经国一样的夹克,到行政院门前处理老兵“埋锅造饭”的抗争行动;他连蒋方良爱吃什么都知道,对蒋孝武、蒋孝勇也下过功夫。所以当蒋经国过世的时候,宋楚瑜在致悼的挽联上写着,蒋经国亲他若“子弟”。即便到“李登辉时代”,他也是蒋家与李登辉之间的桥梁。
     蒋经国影响宋楚瑜的程度,不下于宋达对他的影响之深。所以说宋楚瑜视蒋经国如父,是一点也不为过。每逢蒋经国的忌日,宋楚瑜总不免哀悼追思,甚且抚棺痛哭,他对蒋经国的遗孀、后人也相当照顾。而在宋楚瑜竞选省长的时候,他不仅在穿着上,甚至有许多小动作上,都与蒋经国相当神似。例如他下乡的时候,遇到有民众热情欢迎,他从不与他们保持距离;如果有民众请他吃东西,不管是冷、是热,吃过或没吃过的,他都往嘴里送;末了,在民众热烈欢送之际,他好不容易爬进车子之后,还会学蒋经国,翻出半个身子在车门口,向民众挥手说再见。


     原文配图:宋楚瑜公开抹黑大陆。
    1

      大内高手弃“蒋”从“李”
     
      虽然宋楚瑜靠蒋家的关系发迹政坛,但如果光靠蒋经国的余荫,宋楚瑜是不可能有后来的局面的。宋楚瑜凭自己的政治智慧,以及所谓的忠贞侍主的观念,在蒋经国过世不久,另外选择了李登辉当靠山。所以宋楚瑜的政治生涯,其实可以以1988年1月13日这一天,做一个明确的分野。当蒋经国辞世,李登辉接班之后,宋楚瑜开始完全靠自己打天下。此时的宋楚瑜,不再是蒋家家臣。
     
      不过,即使宋楚瑜迅速向李登辉输诚,但李登辉之于宋楚瑜完全缺少像蒋经国与他的“父子情谊”,宋楚瑜是靠好几帖“猛药”才取得李登辉的信任,并保住自己在政坛的地位。这包括他在1988年7月7日的国民党十三全会上,适时将李登辉推上代理主席的宝座;以及在1990年2月临中全会上,不惜落泪以辞职相要胁,发挥临门一脚的功夫,护航保驾,让李登辉顺利当选第八任总统。
     
      宋楚瑜以对蒋经国的忠诚对待李登辉,自然也获得李登辉的青睐,他与李登辉的关系一度好到互为生命共同体,当1990年2月爆发国民党政争时,非主流派要李登辉让出党主席宝座的同时,宋楚瑜同样饱受对手要“两宋一苏”下台的威胁,对宋楚瑜也一直争议不断,他一直是争议性很高的党副秘书长或秘书长。不过也因为宋楚瑜对李登辉的效忠,他才得以在1992年立委辅选战败下台之后,峰回路转获党提名出任省主席。
     
      功高震主引来了恩将仇报
     
      按理说:宋楚瑜为把李登辉推上国民党主席和总统的宝座立下了汗马功劳,李登辉应视宋楚瑜为心腹,推举重用,然李登辉这个政坛玩弄权术的高手却出尔反尔,对宋楚瑜来了个“恩将仇报”,这是因为“宋楚瑜”功高震主。
     
      1994年,在首届民选中,宋楚瑜以470万张高额的选票当选为台湾省省长,这使得随后宣布竞选第九任总统的李登辉十分尴尬,因为他很难高出宋楚瑜470万张的选票,再加上宋楚瑜在任台湾省省长后,体察民情,走遍台湾的山山水水,访贫问苦,嘘寒问暖,深得民心,随着宋楚瑜的名望在台湾民众中越来越高,这就撩起了李登辉那嫉妒之火,他开始处心积虑地想法打压宋楚瑜。在他暗中的操纵下,1997年12月召开的国发会,决定修宪“冻省”,26日国民党高层在总统官邸举行会议之前,便有了“冻结省级选举”的结论,此一决定在官邸会议中得到李登辉的确认,这等于将宋楚瑜的省长驾空,一下子将他“削职为民”,宋楚瑜事前对此毫不知情,当他得知真情后,不仅觉得羞辱难当,而且觉得是对选民的不尊重,于是在除夕省议会结束会议的最后一刻,作了历史性的戏剧宣布,请辞省长及中常委,并出国休假。此一大动作,犹如引爆了一枚超级炸弹,震憾了政坛。民众对此也反应强烈。在“冻省”后的十五全大会中,尽管宋楚瑜不在场,他仍以最高票当选中央委员,民意调查他的施政满意度高达八成七,比其它的政治对手都高出不少

     李登辉想利用“冻省”之事想打压宋楚瑜的作法落了空,便挖苦心思,又生一计,要连战和宋楚瑜搭配下届总统、副总统,用连战来压宋楚瑜,如宋不同意,就成了分裂国民党,破坏保卫国民党政权的罪魁祸首。谁知连战却是难以扶起的阿斗,民意调查对连战的施政满意度跌至三成四,与宋楚瑜的八成七强烈对比下差了一大截。就连对李登辉的施政满意度,也跌至最低的三成七,宋楚瑜对李登辉的伎俩看得一清二楚,但他见民众对他的支持率居高不下,便不顾“分裂国民党”的罪行,毅然宣布义无反顾,勇往直前“超党派”地竞选总统。
     
      宋楚瑜宣布超党派地竞选总统打乱了李登辉的如意算盘,他顿时脑羞成怒,撕下了他那一惯温文尔雅的假面具,破口大骂宋楚瑜是“只想当老大,不想当老二”。
     
      他最怕的是宋楚瑜当选了总统,宋楚瑜若当选了总统,肯定会摒弃他这个恩将仇报的伪君子,他想搞“台独”的目的也难以实现,另外,李登辉一直有个找算,希望成为新加坡的李光耀式的人物,新“总统”上任后,他还想干个“资政”过把瘾,因此,竭力扶持推举连战竞选总统,因为他看准了只有连战才最顺从他。
     
      为了打击宋楚瑜,李登辉不惜采用最卑鄙的手法:一是漫骂,在宜兰农会与国民党基层干部座谈时,以台语狠批宋楚瑜,骂宋楚瑜是个很虚假、很可怕的人。二是诬陷,他说宋楚瑜当省长时,利用省政府的钱,为总统选举铺路,“有计划的用钱买总统欺骗百姓,如果让这种人当上总统,国家会被他害死。”
     
      不论李登辉如何漫骂诬陷宋楚瑜,台湾民测宋楚瑜竞选总统的呼声仍然大大高过于连战。李登辉无可奈何,干脆搬出“杀手锏”,公开抛出“两国论”,“两国论”的出炉虽然有其它政治意图,但李登辉此时抛出是一箭三雕,也是在和宋楚瑜在竞选问题上的白热化之后,用以打压宋楚瑜的,李登辉除了想做开国太上皇外,他还希望“两国论”作为筹码来给总统竞选人施压,从而希望选举达到自己所希望的目标。他是希望1996年台海危机重演,让选民不安的感觉上涨,转而支持现任政府,从而大幅度提升国民党候选人连战的声势。“两国论”还是李登辉要终结宋楚瑜的绝招,李登辉是要逼宋楚瑜表态,从而以分化跨党派支持宋楚瑜的选民。因为宋楚瑜若支持一国,势必被指“卖台”,如果模糊以对,则可能被质疑不忠,陷入两面不讨好的困境。
     
      然出乎李登辉的意料之外,“两国论”并没有使宋楚瑜的支持率下降,宋楚瑜在几位主要总统竞选人中,民意支持率仍高达40%,居高不下,名列榜道,呼声最高。李登辉于是挺而走险,施起了不入流的特务手段,据报道,前台湾“省长”宋楚瑜在台北市的工作室10月30日晚间遭“窃贼光顾”,除财物损失外,一部存有极机密的组织资料的电脑也被偷走。宋阵营认为窃贼的动机并不单纯。
     
      据台湾警方称,位于台北市建国南路一段的宋楚瑜的工作室遭人“闯空门”。附近邻居也向警方表示,30晚10时左右,曾发现工作室大门洞开,并曾听到翻箱倒柜的声音。最为严重的是一台存有极机密资料的电脑不翼而飞。电脑内存放着有关“总统”选战的组织以及资料,甚至还包括拥宋的“民意代表”以及国民党内部支持宋楚瑜的名单;资料一旦曝光,将不利宋楚瑜的选情。
     
      由于国民党已扬言将依违反党纪处理宋楚瑜,使得部分拥有国民党籍的支持者暂时成为“隐形人”。因此,这一窃案自然引发政治联想。
      宋楚瑜团队发言人到现场了解遭窃情况后,怀疑窃贼并非为财物而来,甚至像美国“水门事件的手法”,希望警方能查个水落石出。
     
      日前,宋楚瑜网站又遭黑客突破“防火墙”而侵入,并将其网站与色情网站相连接。黑客“武艺”高强,手段却十分下作,这些来历不明黑客的真实身份,也不言而喻。
     
      对宋楚瑜的打压,李登辉可以说是机关算尽,然收效不大,于是更气极败坏恼羞成怒。干脆将“宋楚瑜”开除出党。以便让多数党员不再拥“宋”,“断绝宋楚瑜利用党的资源”。在开除宋楚瑜党籍的同时,还开除了宋楚瑜的6位核心干部。
     
      宋楚瑜在被得知开除国民党党籍之后,十分坦然地指出:“背离了民意与全民利益的政治才是最令人忧虑的事。并奉劝国民党要明仕亚洲老虎机反省,不要又导致天怒人怨!”
     
      宋楚瑜对台海局势主张两岸实现“三通”,反对“台独”,反对台湾加入WTO,并要台湾放弃参与联合国的活动。三位具实力的候选人中,宋楚瑜的大陆政策最为积极。宋楚瑜在明年3月的台湾“总统”选举中如能冲破阻挠上台执政,对缓和台海局势,加强两岸交流与对话,显然会从“李登辉时代”大大前进一步,也比另两位候选人上台更对改善两岸关系有利。
     
      推荐阅读:宋楚瑜谈两岸统一
     
      据台湾媒体报道,亲民党2012“大选”参选人宋楚瑜接受英国BBC中文网专访时表示,他在2006年台北市长败选后的确宣布过退出政坛,“但这只是自我的要求,而不是法定的承诺”。
     
      据报道,宋楚瑜说,这次选举不是要问谁承诺过什么,马英九也承诺过他绝不会兼任国民党主席,选台北市长前,也说过上百次绝不会参选。
     
      被问到若落选有何打算?宋楚瑜回应,“三思而后不行”。他说,若先计算未来如何,根本不必选。现在勇往直前,暂不考虑选后。
     
      宋楚瑜表示,虽然他民调落后另外两位对手,但目前的民调并非反映真正的民意。民调有逾3成不表态的民众,民意仍有待最后竞选阶段才能决定。许多中间选民对于国民党“执政”不满,又对民进党不放心,他为选民提供在国民党和民进党之外的第三个选择。
     
      BBC的访谈后摘要,“宋楚瑜还明确表示,他支持两岸最终实现统一。因为他遵守台湾‘宪法’,而统一是‘宪法’明文定立的原则”。




明仕亚洲周报